一顆酸橙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格格黨小說www.gdd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姜且咦了一聲。

這種細枝末節的事情,姜且是真的沒有發現。

姜且回:“這麼多人你還每一個都仔細觀察了啊?”

“沒有,只對某個特定人員觀察。”陳最當時的確就只注意了無風。

畢竟先前看過周靖衡發來的無風的簡歷。

姜且想了想,跟陳最說:“這個小朋友有天賦還很努力,而且這兩年是他的巔峰時期,如果這個賽季隊伍發揮突出的話,他的身價還能上漲。”

姜且這是站在一個領隊的角度上分析無風的。

隨後,姜且補充一句:“陳鈺還挺癡迷無風的。”

“呵。”陳最怎麼不知道自己的親弟弟癡迷無風呢?

陳鈺最癡迷的,難道不是他這個親哥?

姜且又說:“不過陳總在商業帝國裏面的天賦,無人能及。”

陳最聽到這話,握着方向盤的手,青筋倒是消失了。

方向盤表示它不用受苦了。

陳最嘴角勾起一個微微的弧度,說道:“也還好,人外有人。”

還謙虛上了?

姜且這時候才發現,男人的確是需要誇獎的。

很快,車子開回了君悅灣。

姜且這邊剛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結果陳最突然就把她從副駕上抱了起來。

她擔心碰到腦袋,所以就完全沒有掙扎,甚至還配合着陳最跨到駕駛座上。

但是這個姿勢,實在是危險。

雖然是大G寬敞的駕駛座,兩個人坐在上面,就顯得很擁擠。

而且,這是在地下停車場,姜且擔心有人來。

儘管,陳最將車頭朝向裏面。

“陳最……”姜且低聲喊着他的名字,聲音都是顫着的。

陳最沒說話,直接捧着姜且的臉親了上去。

一個洶湧的吻,把姜且親得毫無招架之力,最軟軟地靠在陳最的身上。

陳最細細密密地親吻着她的耳垂,用低沉的聲音說:“上去的話,貝斯特會搗亂。”

是的,貝斯特好幾天沒看到它爹。

陳最要上去的話,肯定會撲上去纏着她啊。

那樣的話,陳最就沒有機會跟姜且貼貼。

此時在家裏望穿秋水的貝斯特根本不知道被親爹嫌棄了。

姜且將手抵在陳最胸口前,那種緊張的刺激感,讓她心跳加快,臉色泛紅。

看到這樣的姜且,陳最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許多。

他試探性地問姜且:“今天,嗯?”

姜且知道陳最問的今天是什麼意思,將她全身心地交付給陳最。

原本姜且加速跳動的心臟,這會兒逐漸平復下來。

雖然短暫的分開讓姜且對陳最的想念增加,但提到那件事的時候,她多少還是有種說不上來的微妙感覺。

沒等到姜且回答的陳最知道了答案,他輕輕地順着姜且的後背。

“沒事,那再等等。”陳最倒是也不勉強姜且,這種事情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

如果強迫了,那就是另外一種感覺了。

姜且頓了頓,猶豫了好一會兒纔跟陳最說:“可以……試一試……”

“什麼?”陳最以爲自己聽錯了,有些驚訝地看着姜且。

姜且覺得陳最太激動,連忙說道:“但在車上不行!”

喜歡月色沉醉請大家收藏:(<a href="http://www.xiakezw.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xiakezw.com</a>)月色沉醉【俠客中文網】更新速度全網最快。

科幻推理推薦閱讀 More+
領域展開——全體降智!

領域展開——全體降智!

冰糖絲瓜
預收咒術界暴力奶媽申請出戰當五條廚轉生成禪院少主文案見專欄你叫路人甲,是一名普通的遊戲玩家。某天你睜開眼睛,現自己穿越到了一款熱門p改編的同人遊戲裏,身份還是路人甲。衆所周知,原作是典型的物理熱血少年漫,咒靈多如狗,路人皆炮灰。爲了擺脫開局必死的尷尬情況,你狠下心,咬了咬牙,來了一波氪金十連抽。很幸運,你抽到了技能,也就是咒力的頂點領域展開。但是你看着自己領域的文字介紹,陷入了沉思。領域展開全體
科幻 連載 11萬字
團寵六殿下拿了反派劇本

團寵六殿下拿了反派劇本

兆默安
一朝事變,褚簫兒從萬人敬羨的六公主淪爲階下囚。父皇病重,兄妹反目,從小敬重的母親把她拒之門外,她被自己的家人親手從雲端上拉下,摔進泥潭裏,千夫所指,萬人唾罵,連死都是一杯毒酒匆匆了結,死的狼狽又不堪。再一睜眼,褚簫兒回到了十二歲的時候,看着健全的父皇和尚未結仇的哥哥,上輩子的仇恨還未清算,她就算死也要拉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獄。***褚簫兒在見到肆予第一眼的時候就覺得他很適合當狗,不管是對方無所顧忌的
科幻 連載 47萬字